• <tt id="r1g9z"></tt>
      1. <rt id="r1g9z"></rt>

      2. 手機版 | 網站導航
        觀察家網 熱點 >

        19歲男子獨行鰲太穿越遇難 有禁令為何鋌而走險仍不斷

        北京青年報 | 2020-09-29 08:53:03

        9月22日,一名四川籍的19歲男子獨自進行鰲太穿越過程中死亡。北京青年報記者昨日從陜西當地救援隊獲悉,又有一名42歲的男子在25日進山,隨后在山中遇險,所幸其28日聯系到救援人員,獨自下山后獲救。

        雖然當地在2018年早已下達“穿越禁令”,但是依舊有人悄然前往。當地管理部門工作人員告訴北青報記者,想要進行鰲太穿越,有幾十條線路可以進山,管理起來難度非常大,只能盡全力勸阻遇到的想要進行穿越的驢友,同時加大宣傳力度。

        遇難:19歲男子或因身體失溫致死

        “鰲太線”是鰲山和太白山的簡稱,太白山為秦嶺山脈主峰,海拔3767米;鰲山是第二高峰,海拔3477米。兩山之間的徒步穿越路線,是秦嶺山脈最高的一段主脊,也被稱為“中華龍脊”。

        陜西曙光應急救援協會會員張先生告訴北青報記者,鰲山至太白兩山之間的直線距離為40多公里,穿越行程則在150公里左右,其中大段路程在海拔3000米以上。“‘鰲太線’穿越之所以很難,有諸多原因,路線較長、地形復雜、天氣多變等是很多驢友遇險的原因。”張先生說。

        9月28日,一位知情者告訴北青報記者,19歲男子的遺體是在23日被發現的,被發現時其身上所攜帶的登山包、GPS定位系統等裝備也都在附近,據救援人員分析,這名19歲的男子可能是因為身體失溫而死亡。

        “現在雖然是9月份,但是山頂上已經下雪了,夜間的最低溫度在-5℃左右,如果帶的裝備不夠,又沒有足夠的戶外穿越經驗的話,很容易慌張,加之溫度低,就會造成身體失溫后死亡。”救援人員說,當地相關部門及救援隊在得到男子遇險的消息后便組織了救援行動,但由于天氣原因,救援隊伍挺進速度較慢,未能將男子活著救出來。

        北青報記者了解,19歲男子的家人已經于9月23日趕到陜西寶雞,男子遺體已經火化,家人把他的骨灰帶回了四川老家。遇難男子的家人說,他們在當地公安部門聽了男子遇險時撥打的求救電話,“聽他的語氣,當時非常無助,我們當時聽著特別難受,知道他遇險了,卻沒有能力救他。”

        獲救:救援人員成功搜救42歲男子

        陜西曙光救援協會一名工作人員告訴北青報記者,9月27日救援隊又接到了一名42歲男子穿越鰲太線遇險的求援信息,此事距離19歲男子遇難剛剛過去四天。

        據救援隊工作人員介紹,這名42歲的遇險男子是9月25日從“鰲太線”的起點之一塘口上山的,他26日在盆景園附近遇險時,給太白山景區撥打了救援電話。北青報記者了解,盆景園就在鰲太穿越的路線上,那里有一處較大的平臺,海拔3200米左右,在2018年鰲太穿越“禁令”出臺以前,很多鰲太穿越的驢友會把這里作為扎營的地點。

        救援人員表示,為了上山救援該男子,他們于9月28日上午9點在塘口集合,每人攜帶了至少夠三天使用的重裝裝備。在救援隊員上山的途中,還發現了此前遇難的19歲驢友的衣服。“一開始我們還以為是一具尸體,仔細辨認發現是一件衣服,后來確認是幾天前遇難的19歲驢友的。”

        幸運的是,9月28日上午,42歲的求救男子已經和救援隊進行了聯系,確認了自己的位置后開始下山,并在當天下午獲救。“這次救援出動了幾十人,好在這次遇險的是一位資歷比較深的驢友,相對來說有經驗,所以主要是靠自救下山。近幾天山上一直有大霧,如果沒有經驗,可能又會兇多吉少。”陜西曙光救援協會張先生說。

        措施:管理難度大 查處與宣傳結合

        據陜西寶雞市太白縣人民政府消息,從2012年至2017年,5年時間穿越“鰲太線”已累計失蹤、死亡驢友達46人,“鰲太線”也因此被稱為國內死亡率最高的戶外穿越線路。

        據北青報記者此前報道,僅在2017年五一長假期間,就有來自云南、青海、上海等地的多位驢友及驢友家屬向太白縣公安局報警,表示有失聯及被困的情況,受困及失聯驢友中,包括來自云南的8人、浙江義烏的13人、青海的9人、山西的2人、上海的1人、江蘇常熟的7人等,其中還造成了3人死亡。

        據一名當時進行鰲太穿越的驢友介紹,當年5月2日晚上,一行人走到海拔2800米處的時候就開始扎營,之后不久就下起了大雨,隨后就轉成了大雪,而且風特別大,溫度也降到了-10℃左右,根本沒辦法繼續穿越,他們商量之后決定繼續扎營,等待天氣好轉,“這條線上的天氣變化特別快,沒有經驗根本沒辦法應對,尤其是一個人的時候。”

        陜西曙光救援協會的張先生告訴北青報記者,2018年鰲太穿越的禁令實施后,進山的人數量有了比較大的下降,但是仍舊有人會鋌而走險。

        “我們救援隊的很多人都是義務搜救,平時大家有自己的工作,有救援任務的時候才會聚在一起參與。”張先生說,“我之前平均一年要參加七八次鰲太線上遇險的驢友救援,今年參加了三次,其中一次是搜救一名遇難的女性驢友。”

        在陜西西安從事戶外運動的王先生9月28日告訴北青報記者,“鰲太線”風景很美,而且秦嶺淮河又是中國地理區分北方地區和南方地區的地理分界線,在很多驢友心中有特殊的意義。王先生說,“后來出事越來越多,尤其是很多沒有戶外經驗的驢友貿然前往。‘禁令’出臺后我就不再去那邊穿越了,而是找一些更成熟安全的線路,違法違規和不計后果的冒險,也不是我們做戶外運動的人所追求的。”

        太白縣公安局一位民警告訴北青報記者,當地為了勸阻鰲太穿越的驢友,會定期在各個進山口進行巡查,村民見到想要冒險的驢友也會進行勸阻,“但是進行鰲太穿越,山下會有幾十條上山的路線,有些人會偷偷進去,很難發現。所以我們現在一方面是依法查處,更重要的是宣傳,讓大家認識到‘鰲太線’的危險,不要付出生命的代價。”

        提示

        非法穿越將受到嚴厲查處

        2018年4月,陜西太白山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管理局及陜西省森林公安局第二分局等單位發布《禁止鰲太穿越的公告》。其中規定,禁止一切單位或個人隨意進入開展非法穿越活動,相關管理部門將對涉及保護區非法穿越活動進行嚴厲查處。

        對違反規定的單位或個人,一經査處,將嚴格按照《中華人民共和國自然保護區條例》等相關法律法規規定予以處罰。其中還規定,對因非法穿越活動造成的人身傷亡等事故,責任由組織開展非法穿越活動的單位或個人承擔。

        • 標簽:鰲太穿越,遇難,禁令

        媒體焦點

        任你躁这里有精品2视频